青少华文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时间:2018-11-10 22:17:56  作者:邯郸一中B5张思博  来源:中国县域经济网  查看:142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(文/邯郸一中B5张思博)凡世的矛盾与错过,人心的执念与挣扎,不可避免地让心中的璞玉落满尘埃,当光阴洗净铅华,蓦然醒悟,一切一如初见时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&...
(文/邯郸一中B5张思博)凡世的矛盾与错过,人心的执念与挣扎,不可避免地让心中的璞玉落满尘埃,当光阴洗净铅华,蓦然醒悟,一切一如初见时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题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   壹(雏鹰已长,当空而舞)
远处,天边,残阳如血。漫天翻滚的云浪卷舒有致。近处,一通身白衣的俊朗少年,将手中的长剑舞地破空生风,骤得,他停了下来,自语:“是该出去闯闯了。”此时,一中年夫妇走向少年:“白儿,你要离开了么?”少年目光坚毅,“没错,孩儿须走。”说罢,将长剑竖直向上指天,旋即斩下“吾之剑,此欲一斩牵挂,父母不必为儿忧。”攸的抬起,令剑在空中划出一个圆润的弧线。“次斩忧愁,祈愿父母烦恼永别离。”末了,手掷长剑抛空,少年单膝跪地。“此之末斩平凡,孩儿不取功名誓不还!”
身前,斜插在地上的剑回音四射,剑身映出耀眼白光。他,是李白。
       贰(石韫玉而山辉)
豪门大宅,中堂之上,光禄大夫兼秘书监,贺知章端坐。“大人,这是李白的诗。”
贺知章接过仆人传递,左手捧卷,右手轻抚长须,微吟《乌栖曲》“吴歌楚舞欢未毕,青山欲街半边日,银箭金壶漏水多,起看秋月坠江波,东方渐高奈乐何!”又吟《乌夜啼》“黄云城边乌欲栖,归飞哑哑枝上啼。机中织锦秦川女,碧纱如烟隔窗语。停梭帐然忆远人,独宿空房泪如雨。”吟毕,惊叹“李白天上谪仙人也!”。“快,快将李白请来!”
再吟《蜀道难》,开句“噫吁嚱,危乎高哉!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!”应声拍案:“好!”
续吟“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猿猱欲度愁攀援……但见悲鸟号古木,雄飞雌从绕林间。又闻子规啼夜月,愁空山。” 又拍案:“好!”
接吟“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,使人听此凋朱颜……剑阁峥嵘而崔嵬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”再拍案:“好!”
“所守或匪亲,化为狼与豺……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,侧身西望长咨嗟!”,陡然起身,大赞“可泣鬼神矣”
口语化的语言融入严谨的平仄格律中,清水出芙蓉,不是仙人是什么?
听得贺大人吟诵,李白想起入川时,山蜿蜒千里,青峰高耸入云,有擎天之势。巨松盘桓绝巘,黄鹤独立巉岩。云若万马奔腾,飞瀑直挂天崖。江流曲折回旋奔腾不息,逆流而上,浪遏飞舟,两岸猿啼使人愁。听完贺大人吟诵,不觉感慨道“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”
一老一少,心有灵犀。
贺知章突问:“会饮酒否?”,李白一乐,笑答:“朝饮,暮饮,梦中饮。”贺知章更为赞叹,突地似是想到什么,对李白言道:”愿引君见于圣颜。”
一阵清风袭来,李白衣袂飘逸翩然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叁(兴酣落笔摇五岳,诗成笑傲凌沧洲)
朝堂,金碧辉煌。唐玄宗降辇步迎,亲手调羹,赐食七宝床前。君臣对答,多为诗歌艺文,李白从善如流。玄宗即令李白供奉翰林之职。
李白受职欣喜若狂,归而赋诗曰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篙人”。
谁知此后,玄宗每有宴请或郊游, 必命李白侍从,赋诗纪实或娱乐。初春,玄宗于宫中行乐,李白奉诏作《官中行乐词》,受赐宫锦袍。暮春,兴庆池牡丹盛开,玄宗与杨玉环同赏,李白又奉诏作《清平调》。
李白日渐厌倦。一日,醉酣之时,忽接宦官高力士传诏起草诏书。李白席地而坐,令高力士“为吾脱靴”,饮酒之间,挥笔写诏。又笔走龙蛇,衣袖生风,速就《古风》一首:“一百四十年,国容何赫然,隐隐五凤楼,峨峨横三川,王侯象星月,宾客如云烟……独有扬执戟,闭关草《太玄》。”诗如天上星斗,照于金色殿堂。
高力士受此辱,深恨之,谗谤李白于玄宗。玄宗从此疏远李白。
肆(我是人间惆怅客,唯求天下一知己)
酒肆,八仙桌旁,李白自斟自饮,百般无聊,间或细数茶叶。下人进来递上一信,乃友人元丹丘回函。“汝言吾挚友岑勋来信,邀吾于颖阳山居一聚?甚好,吾将前往。”李白面露喜色,当即启程。
颖阳山生机盎然,青树翠蔓,林间鸢飞猿啼。 山上亭中,与岑勋元丹丘相会,李白即言:“不以千里遥,命驾来相招。多日不见二位兄长,甚是思念。”寒暄过后,三人举杯,一饮而尽,齐道:“好酒!”岑勋:“太白兄,吾听闻汝近日仕途顺畅,也不负汝昔日之愿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李白:“差矣,一言难尽。”元丹丘见状,笑道:“不提那些,今日聚此,只为饮酒赋诗。”岑勋,李白忙道:“所言极是。”李白舍去酒杯,端起酒壶仰头闷下,诗如挟天风海雨迎面而来: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,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……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一 殇 《将进酒》横空出世!
元丹丘,岑勋沉浸在忘我的诗情中。须臾,岑勋道:“太白兄真乃仙人也,此诗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?”元丹丘也大笑道有同感。李白淡然一笑,拎起酒壶,走到一寂寥无人处,他豪饮一口,爽冽的美酒变得苦涩,脸颊上几滴晶莹的东西,不知是酒还是泪。
挚友啊,我诗虽佳,你们可知吾的孤独?挚友如此,又与天下不与吾相识的人何异?此生可求不多,唯求一知己。
伍(迷弟杜甫的前世今生)
襄阳,喧闹的街道。“卖果儿,卖果儿嘞!新鲜包甜嘞果喂!”“新鲜猪肉,驴肉,现切现卖!”各种方言的吆喝声四起。清晨,早市是最热闹的。
“你们听说了吗?那名声很大的‘御用文人’李白又作了首难得的诗!”满脸横肉的屠夫手拿一卷纸本,冲旁边卖水果的炫耀。马上有人围来:“那个李白,到底写了什么诗?”
屠夫一脸傲然,好似那诗乃己所作:“‘将进酒’!”
猛然,屠夫发现手中纸本已消失。见一青年,粗布衣衫,眼眸似星辰闪耀,将纸本抢在手中。
“杜甫,怎么又是你!”屠夫直跺脚。“大哥,先别急,吾观汝近日愈发英俊,不知可否将这抄本借吾,吾抄毕即还!”杜甫从容说道。
屠夫听后面色一沉,“杜甫,上次你抢走《古风》抄本可是旬月才还,还有那《乌栖曲》”
不等屠夫说完,杜甫叹了一口气:“大哥,莫提往事矣,给我来三斤猪肉,包好。”“好嘞,那这手抄本你可要尽快归还啊!”屠夫迅速换了语气,喜笑颜开。
“吾知也”,杜甫提着猪肉,拿着手抄本奔向家中。
一轮红日缓缓升空。
杜甫推开柴门,喊道:“爹娘,孩儿回来了!李白又有新作啦!”母亲闻讯,揉揉眉头,“孩儿,打小你就喜欢李白,李白有那么好么?”
时光缓缓倒流。
父亲满身疲惫返家途中,想到儿子杜甫,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柔软,嘴角露出了微笑。孩儿虽是七岁八岁讨狗嫌的年龄,但很少闹腾,却喜欢翻阅书籍,时常拽着自己衣袖,缠着要听文人墨客、诗词名句。
“孩儿,近日为父要讲的是新出才子,其文灿如星斗,其人飘摇不羁。更为难得的是,此人只比吾儿年长十一岁呐。”
“真的吗?那爹你快说嘛!”
“此人李白,为父记得他曾写过一首《静夜思》:床前明夜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
杜甫眨着大眼睛,摇头晃脑,似在品味此诗。
“此诗较短,为父能够记下。另有几首稍长,如《乌栖曲》《乌
夜啼》,为父记不住了。不过呢”
“爹爹!我也要做诗人!像李白一样的诗人!写好多好多优秀的诗!”
“那孩儿是不是要超过李白呀?”
 “为什么要超过李白呀?”
父亲一时语塞,只好接着自己的话题:“好,孩儿有志气!为父虽记不住李白其他诗,不过呢,街头早市口那屠夫也很喜欢李白的诗,回头待为父找他一遭,看看有没有李白新作?”
 “爹,不必劳烦您了,孩儿自己便可。娘说了,自己的事要自己做。”
夜里,杜甫梦见自己成了一位伟大的诗人,写尽人间疾苦,阅尽万般沧桑,。窗外的月光洒进屋内,洒在杜甫的脸上。衬得一片安详。
陆(山雨欲来风满楼)
长安。未央宫。
一人多高的铜镜面前,杨玉环拿着众多玉簪搔首弄姿,转而扭身,冲旁边身着便衣坐于金丝楠木椅上的玄宗嫣然一笑,发嗲道:“陛下,”
“爱妃怎么了?”玄宗一脸宠溺,“臣妾委屈,”杨贵妃突然换了一副脸色,潸然欲泣,画风突转令玄宗有些措手不及,不过他还是轻轻揽过贵妃,将她拥入怀中,“爱妃有何委屈,皆可告诉朕,朕替你做主。”
“是那李白,上次他就写首什么破诗,还要臣妾去为他磨墨,高力士为他脱靴,臣妾每每想到这里,便气不过嘛。”玉环继续嗲。
岂料原本豪气十足的玄宗顿时陷入沉默,深深地思考,杨贵妃在旁也明智地没有去打扰,良久,“唉,罢了,”玄宗看了看贵妃,“放心,一切有朕在。”
“来人,召李白入京,即刻起朝!”
朝堂之上,文武百官侧立于两旁,灿然的龙椅一如当时模样。李白看向玄宗:“不知陛下诏臣前来所为何事?”
玄宗道:“爱卿入朝两年矣,现有黄金百两,爱卿自行离去吧”玄宗说得委婉,却十分坚决。
李白心知原因,却郁气不平:“敢问李白所犯何事?”一旁高力士:“大胆李白,汝多次顶撞陛下足以将汝斩首!”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”李白毫不退让。
瞥见李白腰间从不离身的佩剑,他惊道:“朝见吾皇,汝还敢腰佩剑,快来人,将李白拿下!”
“尔可试试!”李白拔出佩剑遥指高力士,目注秋水,宛若天神,剑身反射的光映射着在场每个人的心。
“够了!”唐玄宗一声喝,将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打破,他看了看高力士,又扭头对李白说:“你走吧,朕意已决。”“陛下,臣会走的,这金子,还是留给陛下吧。”说罢,李白冲玄宗长长一个揖,扭身离开大殿。
“退朝!”玄宗一拂袖子,向未央宫起驾。
远远的有李白的声音传来:“黄金白璧买歌笑,一醉累月轻王侯!”颇得荡气回肠。
柒(人生若只如初见)
洛阳,阴云密布,明明是白天,却十分昏暗。李白漫步于街头,忽然听见路旁一家私塾中有吟诵声传来:“知章骑马似乘船,眼花落井水底眠……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。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……”他顿时一惊迅速跑向私塾。
李白到那私塾近侧,开口:“敢问汝等刚吟诵所为何诗?”
塾师答:“饮中八仙歌。”
“何人所作?”
“杜甫。”
即寻杜甫,见一青年粗布衣衫,面容清矍。青年仿佛感受到李白的目光,缓缓抬起头来。这一刻,时空宛如定格了。两人都笑了,十分灿烂。天空中的乌云从中间裂开,太阳终于冲突污浊,破开层云,用光芒为这人间染上一层金色。
“在下杜甫。不知兄台?”
“在下李白。”
恰如孔子见老子,二人相见恨晚,携手步入酒肆,对桌而坐。李白举杯相邀,“子美兄,请!飞蓬各自远,且尽手中杯。”
杜甫道: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。”
李白笑言:“尧舜之事不足惊!圣人说君子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还请子美兄满饮此杯吧!”
二人相约同游梁宋和齐鲁。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行。饮酒赋诗,六博畋猎,情同手足。此后一别,竟成永诀。
捌(此心安处是吾乡)
李白想了很多,自己因朝中奸人而遭放还,只恐自己身边还有其眼线,怎可因自己而连累子美……
游行遍至桃花潭,李白受到当地人汪伦盛情款待,心中便有了主意。
及离行,李白踏上了行往东方的小舟,汪伦踏着急切的脚步,来为李白送别,“太白兄,此去经年,也许是最后一次相见了……”“吾为汝作了一首诗:李白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歌声。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赠我情。”李白又道:“李白有一不情之请,还望帮吾大肆传之,愈广愈佳,方令天下人皆知!”汪伦未多想,只当李白感激,便应下,两人离别后,汪伦即着手宣扬诗仙风采。于是,脍炙人口的《赠汪伦》便蔓至天南海北。
    不久,又一篇篇诗作随李白的行径大放异彩。
《赠钱征君少阳》《江夏赠韦南陵水》《送杨山人归嵩山》《白云歌颂刘十六归山》等出世,只是,只字未提杜甫……
李白此时已经六十一高龄了,战乱纷扰,瓦釜雷鸣,他仍执着于回到自己的家乡,不过,上天此次没有顺他的心。
病魔来得竟是如此快,李白倒于当途,靠着人的搀扶与担帮勉强前行,“停!”李白突然大喊,他哭了起来,像个被抢去糖果的孩子,忽而又大笑,状若疯癫,“哈哈!天姥,蓬莱,东岛,吾将来也!”
他这是又想杜甫了……
李白又平静下来,良久,他对周围众人道:“世人称吾为天仙,醉来掉落往人间;吾笑他人看不穿啊。”又看了每个人一眼:“李白在此谢过,还望将吾葬于家乡之土,李白,去也!”
那往日神采熠熠的双眸变得暗淡,而后永远地闭上了。
李白终年六十二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后记: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,恋人之间会有,知己之间也会有,那细若游丝的情感即便世上最坚利的刀剑也无法斩断……
    李白众多赠朋友之诗经宣扬后,人间顿时沸腾,杜甫诸多友人见无杜甫的,便好奇问杜甫:“李白为何不写予汝?”

杜甫坚定道:“太白兄定有其深意,尔等怎得知!”后来,杜甫一生虽有大风大浪,贫穷困苦,却终未被李白因得罪权贵而牵连,平安一生。也许,这才是李白最想看到的吧。沉思往事立残阳,当时只道是寻常啊。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编辑:兰天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穿越历险记
相关评论

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号:ICP备18014163

电话:15210877908 E-Mail:zgxyjjxw@163.com

中国县域经济网 官方微信号:zgxyjjxw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12号

中国县域经济网 2011-2018